欢迎来到舟山教育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每届学生都知道,我有个西游取经团队
2017年05月21日 16:38  点击:[]
舟山市田家炳中学 孙佼尔

“读高中最幸运的事情,是遇上了改变我一生的三个物理老师,我也曾梦想,能回学校当白龙马。”这是2016届一位毕业生前不久发的一条朋友圈消息,我是他提到的三个物理老师之一,而我并没有教过他一节物理课。

事实上我的每一届学生,甚至很多我没教过的学生都知道我的西游取经团队,很多年轻老师一生中都会遇见一位恩师引领自己入门,幸运如我,和这个长得很黑却立志要当白龙马的孩子一样,遇见了三个。

西游记里的那句经典台词

说起这个典故,还得追溯到三年前,我第一次带高三,班里学生与我的关系亦师亦友,上课带的了节奏,下课开得起玩笑。职场菜鸟,教坛新人,当时的我每天都跟在师父胡耀合老师后面听课,全年级一大半学生都见过我和他们一样坐在教室里如同学生般拼命汲取养分,而在自己的课堂上,我也时常跟学生提起我的师父和两个师兄,久而久之,班里的学生便对我们这个团队里的成员了如指掌。

一次,大师兄余杰因为要在省年会上开课,借了我的班级磨课,两位师兄把一大箱实验器材抬进教室时,班里就炸开了锅,好奇心驱使下,课还没开始,注意力便已集中了起来。许是器材太多没有搬完,二师兄曾裕匆匆走出教室大门,这时班里一只小皮猴灵光一现嚷嚷道:“大师兄,不好了,师傅和二师兄被妖怪抓走了!”我先是一愣,然后和全场一起因为这句西游记里的经典台词捧腹大笑。紧接着络绎不绝的“小师妹,师傅哪儿去了”“小师妹,二师兄怎么走了”的问题扑面而来……

那个课间,是我职业生涯至今记忆里最有光泽和质感一段时间轴,那时起我便经常说起这个笑话给同事听,给朋友家人听,给我后来的每一届学生或学生会的同学听……

师恩如父

师父名叫胡耀合,用他自己的话介绍,早期是耀邦胡,现在叫锦涛胡,国之大姓。从他的自我介绍就可以看出,师父是个风趣幽默的人。2011到2014的1096天,之于我,每一天都极其平凡,每一天又极其不平凡。刚刚站上讲台,我每天都跟在师父身后,风雨无阻地去听他的课,如果问我哪一节课哪一句话印象最为深刻,一定无解,因为在我印象中,师父的课堂是实用型的,和绝大多数我听过的公开课不同,没有任何炫技和煽情,有的只是对于知识点来说最为恰如其分的解剖,以及对学生最有效的训练。

我总是觉得,师父身上每一个细胞都透露着与生俱来的幽默,这种幽默,语言贫瘠如我很难通过文字传递给读者,只是在我看来,师父的每一堂课,学生都期待万分,他总能轻而易举的用一个动作或者一句话将学生的注意力牢牢把握,任何事情到他嘴里就变成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吸引力。不说那些课堂上生动的举例和示范,单说一点,师父是湖北人,普通话不怎么溜,可是每一届学生都很喜欢学他课堂上说的话,同时还把许多物理名词记得特别熟练。同一件事情,在别人也许是缺点,而到了师父身上,就成了我们根本无法模仿的优势。我也时常在课堂上开一些师父开过的玩笑,但时至今日,我总是觉得,我的课堂幽默是后天训练而得,功力不及师父万分之一。

如果仅仅如此,我不会用“师恩如父”这四个字作为标题。我是一个感情非常简单的人,有着大部分理科人共有的直来直往,所以在很多场合,提起师父,我都无法掩饰和按捺自己的感激之情。除了在业务上对初来乍到的我毫无保留地传授,更让我感动的则是他对我像父亲一般的爱护。

许是因为同为外地人,师父看我初来乍到,在一个陌生城市里举目无亲,学校需要外出时经常主动捎上没有交通工具的我;高三夜自习前,总会带我去学校门口的海鲜面馆改善伙食,我每每想自掏腰包请师父一顿,也总会以年轻人赚钱少为由被拦截;每年的元宵几乎都是开学的日子,无法跟家人团圆的我也总是被师父师母叫上一起和他们的老乡吃顿团圆饭;师父在教育系统里打羽毛球特别厉害,常常代表俱乐部去参加比赛,巧得很,我是个羽毛球骨灰级粉丝,所以羽超联赛来舟山比的时候,我圆了年少时的梦想,现场看了林丹、赵云蕾等世界级顶尖高手的比赛……

当然,师父对我的爱护不仅仅是在生活上的这些鸡毛蒜皮,更多的是在事业上的引领。他以一个老革命的经验,时时在我职业生涯遇到重大转折时替我把关,是不是该当班主任了,这一阶段该做些什么了,每一场优质课比赛都无一例外的全程陪同,当然,师父也时常劝我这个工作狂少一些投入,也改一改自己性格上的执拗和棱角分明,多为自己的将来和个人问题打算打算,总而言之,无一不是站在我的角度,真心为我做的考虑。

全国比赛结束的庆功宴上,浙江赛区的另一个选手对我说:“我很羡慕你有一个这么好的师父,你评课时他全程都在给你拍照录像。”省优质课比赛复赛的前一天,我已经进了最后的决赛锁定了一等奖,准备第二天争取参加全国比赛资格,师父和师兄帮我磨完课后和当时替我来当司机的我的亲爹一起出去吃夜宵,我一个人在宾馆修改教案试讲。他们回来时,二师兄莫名其妙地对我说:“你师父对你真的很好,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你要加油!”尽管我不知道那三个大男人一顿夜宵说了我多少事情,但我知道,他们每一个都是真心真意为我好的人。

这世界,粉墨百态,万象纷呈,温情从来不是职场的代名词,然而我何其幸运,遇见了这千万分之一的良师。我的师父不仅是我教师职业上的领路人,也是我人生中不可替代的导师和榜样。师恩如父,无以为报的我只能更加努力的生活和工作,顺境时心怀感恩,逆境中越挫越勇。

我曾有幸与两位大神同行

如果说师父之于我像是父亲一般的存在,那么两位师兄更像是兄长。说起来是有一些混乱,师父从前做过大师兄的指导老师,而大师兄则是二师兄的师傅。在我来到这座城市这个学校之前,我上网搜过当时舟山二中(现田家炳中学)的物理组,余杰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如雷贯耳。我来的那一年,余老师已经是全国一等奖获得者,省教坛新秀,并且当年二师兄曾裕老师也斩获了全国一等奖,这大概是舟山教育界史无前例的喜事。所以当时,他俩在我心目中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大神。

这两位大神有着共同的特质,我想这也许就是名师的共性——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与不凡的创造力。我曾听说大师兄在上市优质课《牛顿第三定律》之前和师父两人跑遍了舟山各大医院寻找电梯进行实验视频拍摄,上课之前高一每个班级都借遍进行试讲,二师兄在准备省优质课之前花了两个月整整一个暑假在实验室捣鼓实验。所以这种被我视为物理组传统的工匠精神指引下,天赋远不及他们的我被推出去开始优质课取经通关路时,无限焦虑却始终清醒的知道我只有比他们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才有可能不辜负这个团队的厚望。所以才有了我连续两个暑假没有回家,几乎天天在实验室度过,军训期间甚至在实验室做实验到晚上十点多,全国赛一课改了十二稿试讲了无数遍。

而说起创新精神和动手能力,我的两位师兄可以说是无时无刻不让我大开眼界叹服于他们的“脑洞”。可以说我对这门学科教学的兴趣和想法大部分来自于他们,听过他们的课我第一次发出这样的感叹——原来课还可以这么上!可以每一句都精准到位,可以每一个环节都设计精湛,可以每一个实验都精彩绝伦!传感器不仅可以演示测相互作用还能用作很多实验的定量结论推导,课堂的导入不仅仅是呈现更应该具有启发或者巧妙设疑,自制实验器材可以让学生实验变得简单有趣,课堂的总结不仅需要提炼甚至可以以一首诗的形式达到高效课堂的作用,诸如此类等等等等。每听一堂大师们的课,我都觉得自己是赚到了。

记得来学校的第一天,我第一时间到办公室报道,见到的第一位领导、同事就是时任办公室主任的余老师。第一次见面大师兄问了我高中和大学里的一些情况后很自然的将组里的情况向我做了简单的介绍还鼓励我发挥学生工作的余热一起积极参与贡献学校建设。那次照面我想是为我的职业生涯开了一个非常好良好的头,这位平易近人一点架子也没有的校友兼兄长也自然而然成为我从教生涯成长过程中另一位重要导师。

亲和力,我想每一个接触过余老师的人,特别是年轻老师,都会给他贴上这个标签。他总是说:“年轻人,当然是需要保护和鼓励的!”他在我参加优质课比赛这件事上充当着最强有力的推动者,自然也是最强有力的支持者和后盾之一。我至今还记得,我接到参加优质课通知时的忧心忡忡,和两位师兄义无反顾说“没事,不是有我们吗”时的真心感动。当然,也绝不会忘记,我在压力过大几近崩溃时,师父和两位师兄帮我一句一句不厌其烦修改教案时给我带来的安心感和重拾信心的动力。

余老师在学校里不仅是团队带头人,还承担着繁重的学校工作,我们共同在二中的那些年里,他给了我许多机会了解学校的一些工作,也给了我很多机会写活动报道和做会议报告讲座PPT,尽管这些技能我原本也算勉勉强强过得去,但凡事都是怕生疏的,他的细致与耐心让我这些年在这两件事情上也有很大的进步,发展成了小小的傍身技能,最终服务于课堂和教学。调动之后,我们也时常会在学校活动方面交换想法,这让我在教学和教研之外,活动的组织方面也有了可以学习和借鉴的对象。

二师兄曾裕算是团队里年龄和我最相近的,加上很巧合的我们都是处女座,完美主义和小小强迫症让我们自黑自嘲起来都特别一致,所以这个团队中,虽然熟识起来最晚,但是我们沟通频率最高,什么鸡毛蒜皮的小问题我都会厚着脸皮不耻下问。二师兄阅读范围特别广,懂的也很多,专业上与人沟通能力特别强,三不五时给我这个小菜鸟介绍一下圈里的大咖们,也从不吝啬分享他外出学习带回来的讲座资料和心得体会。

“大事细做,小事快做”,“投入自己喜欢做和愿意做的事情,不用勉强自己”每当我被一大堆琐事缠身,平时话少而精的二师兄经常能一两句话就让我醍醐灌顶,同时也教会了我很多分配时间处理事务的方法。所以我总是很佩服二师兄,尽管他总说自己不善言辞,可是说出去的每一句话要么天生喜感要么深刻到我想把它裱起来挂在墙上时时警示自己。

我总是自嘲自己是“手癌”患者,动手能力和两位师兄比太差,而每一次比赛准备过程中,团队里每个人都会一起来探班和指导我的实验,二师兄因为平时耗在实验室的时间超乎寻常,所以在指导我的时候会给我非常多的细节上的处理意见,让我在实验短板上有了质的飞跃。

当然,我也会发挥自己还算过得去的文字和PPT功底,帮助两位师兄一起搞科研工作,做课题、开发选修课和微课等等。

三生有幸,遇见你们

而今,大师兄余杰已经调去了昌国路另一端的学校,二师兄曾裕换了一座城市开启了全新的征程。我们四人,三个学校,两座城市,在同一个学科上继续着自己的教学生涯。

我很喜欢用一句话鼓励学生:“将来的你,一定会感谢现在拼命努力的自己。”回想起来,实在怀念那些一到午饭时间就围坐在一起谈论如何处理教学环节的时光,一想到那些凌晨一两点还会电话、QQ、微信不断,讨论实验方案和教案的日子就会热泪盈眶。那些听起来疯魔的癫狂岁月,我想以后再也不会有重来的机会,它们会经过岁月洗礼,留在我脑海深处,装点我平凡又不平凡的人生经历。

高考改革以来,总有人问我,学物理能做什?我想用我的经历告诉我的学生,学物理除了探求万物之理、训练逻辑和动手能力之外,还会让你走向灯火通明,看过世界辽阔,让你卯足劲变好,再旗鼓相当站在你不敢想象的人身边,变成你想变成的样子,一步也不退让。

三生有幸,遇见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