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五四青年教师代表心得分享
五四青年教师代表心得分享
以宗教般的情怀从教,让学生分享教师发展成果(南海实验小学 夏伟龙)

说实话以前还真没有好好想过教育梦想是什么?现在想来归纳成一句话,那就是“以宗教般的情怀从教,使学生分享教师发展的成果”。

当教师最基本的要求是什么?当从教二十多年再去想这个问题可能会直入根本,我的理解是要有宗教般的情怀,要有普渡众生的慈悲之心。有了这份心你的学生才能获得最大的发展。

这几年也都朝着这个方向在做些事情。教学这一块努力在放低姿态,从学生角度想些问题,努力在改变教学方式,所以自以为我的课堂是轻松愉悦融洽的。教学管理这几年我提出了专题化预约申报式课堂观摩,我们已经好几年坚持下来了,要求全体教师开放自己的课堂,一个一线教师的生命在课堂!“专题化”中最重要的一个专题就是“学习共同体”的构建,目标直指学生这一头。名师工作室的工作也是如此,工作重心是学习方式的改变,我自己先做起来,能时不时地上课给成员们看,共同研究共同提高。

为什么会有这种梦想?因为许多时候我感觉自己还很浮躁;许多时候还是高高在上:“我的地盘我作主”,我是老师听我的;归因也常常出现偏差,基于对本身自尊心的维护,会有意无意地倾向于把学生获得的成绩归因于自己教导有方,而把学生的失败和错误归因于学生的愚笨和不努力。有一段时间还很急功近利,入南海后四五年是我专业发展最快的几年,每学期都要上公开课比赛课,省里比赛两次,市里经常上,记得当时特别追求设计的巧妙、课堂的精致……现在回想起来,我感到后背要出汗:在自己专业发展最快的几年,我的学生究竟从我这里得到了多少?我的发展成果他们享受多少?说句实话,现在我对自己个人的发展并不看重,这绝对不是我自显清高,我在想啊:如果我有了更高的头衔,但学生直接或间接都享受不到这个头衔的水平那有什么意义啊!所以我现在跟老师们说:学生要分享教师的发展成果。刚刚说到的一味追求设计的精巧课堂精致,从生本角度讲那是不可能的:教师要的是应对式的教学,一切的教学设计都只是预设,课要跟着学生走,于是课堂会有停滞、会有沉寂,“行云流水”这样的词语不太可能发生在生本课堂。

20139月我带了年级段中最差的一个班级(小学生分班只按性别,班际差异有时很大),现在将近带了两年了,原来一直垫底的,几次测试下来现在不垫底了,去年市属抽测成绩也不错。我们现在计算均量值、推进率,这两项指标在年级段里是名列前茅的。我感到很欣慰。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首先是一名教师,不管担任什么职位。你是一线老师不教书说不过去,你是一线老师不尽心教书也说不过去,你是一线老师只会教好学生也说不过去,不是说“有教无类”嘛。但要做到这些真的需要一颗“仁爱之心”,这颗善心是建立在懂教育教学的专业基础上的善心。

我有这样的梦想还有一点就是在还债。年轻时我在普陀山呆过12年,这十二年我很少踏踏实实的工作,想起来感到惶恐不安。学校要求教师到村小工作两年,按教龄排下来我也是其一,当时有埋怨,两年过去了,轮到领导了,政策就变了,当时很愤懑……现在想想那有什么大不了。两年的村小生活现在回想起来多有意思啊:假日里摘过茶叶、拾过海螺、敲过“chuo”;与村民混得哥儿们一样……不过有一点还是不错的,十二年的时间多多少少浸染了一些慈悲的情怀。

宗教般的情怀从教还跟南海经历有很大关系。我在2001年入南海,已经15年了,这15年,我真的要感谢南海的氛围。我自知资质一般,主观也并不勤奋。15年之前,除了会看点书,基本属于“不务正业”之流。进了南海,南海的氛围逼着你往前走。周围同事高效率、高品质地做着事,谁还敢随意?底子薄就恶补,品质不高就加班加点。在向同事亦步亦趋学习的同时,收获着一点一滴的成功。

南海十五年我是幸运的。总校的许多领导、小学部的俞宏伟校长、王慧老师,还有一大批优秀的同仁……我都得到过他们的帮助和扶持,我都铭记在心。

做一个宗教般的教师我觉得应该树立为学生服务的意识,做好本职工作。所谓服务,就是在学生需要帮助时,你能满足他们的需要,而且做到位。凡事以学生为中心,把对学生服务作为一种产品,分环节去管理。尽自己所能上好课,批好作业,辅导好学生,不断提高教学质量教学效益。多想细节,少留遗憾;多反省思考,少做盲目的事情;多干实事有意义的事,少说空话大话假话套话……

教师要有宗教般的情怀,并不是要求教师都要成为宗教般的人,而是要求教师都能低首有学生,抬头观大局,在潜意识里都有仁心和慈悲情怀,把教书育人爱岗敬业时刻牢记于心。我会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教育梦想。

上一条:我的教师观(舟山职业技术学校 傅士伟)

下一条:压力磨练意志,汗水浇灌理想(南海实验初中 吴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