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舟山教育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回到教育的原点 培养独立特色的人——谈“叮咚少年”培育课程体系构建的思考(定海区白泉中心小学 夏芳芳)
2015年08月10日 00:00  点击:[]

《浙江省深化义务教育课程改革指导意见》一直在阐述这样的一个观点:在义务教育的普及率几乎达到了100%的浙江省,需要从“有书读”的初级阶段,进入到了“读好书”新阶段。就是要求教育不仅是让学生获得基本的全面素养,还需要开发孩子的潜能,发展孩子的兴趣特长。就如韩平副厅长说,深化义务教育课程改革,是希望让教育回归到原点。
这不禁让我想到了德育教育思想家福禄培尔在《人的教育》一书中的论述,他将儿童比作是“葡萄藤”,认为给葡萄藤带来葡萄的不是“园丁”(教师),而是葡萄藤本身。其中有一段话这样说道:为进一步接受大自然的教训,葡萄藤应当被修剪。但修剪本身不会给葡萄藤带来葡萄,相反地,不管出自多么良好的意图,如果园丁在工作中不是十分耐心地、小心地顺应植物本性的话,葡萄藤可能由于修剪而被彻底毁灭,至少它的肥力和结果能力被破坏。这就是被我们选择性忽视的遵循儿童的自然本性说,我把它归结为儿童教育的“种子法则”。有别于洛克“白板说”的是它更强调教育对象的生命性,约束教育的随意性。因为“白纸”是没有生命不会思考的,面对种子,我们就不能随性栽培,必须先要懂得种子的特性、成长规律,因为不如此它就会枯萎,教育也将直面失败。重新面对教育思考时,我们更愿将学生看做“一颗种子”,一颗有生命的、有自身基因图谱的种子,这样我们就必须首先要为这个潜在的参天大树提供适合的土壤、养分。
2014学年,在新一轮规划修订中,我们确定了“为生命有质量的发展奠基”的办学愿景,我们的思考是:学生是有生命的发展个体,他们不是我们价值呈现的媒介,而是我们职业服务的对象。而教育是一个持续的、长期的行为过程,不能只注重短时效应,更不能以短视判断一以蔽之。作为“基础工程”的小学教育是个体成长生涯中最为关键的阶段,更是一个需要稳扎稳打的阶段。
有了这样的认知,我们进一步提炼和升华办学理念,提出“全人培养,全纳教育”的新思路,以“和谐、包容、合作”的姿态尝试践行重视学生“才”的培养向重视学生“人”的塑造转变,为学生最终发展成为适应未来的社会人奠基。以更全面的践行“关爱儿童成长,尊重儿童发展规律,让孩子们成为最好的自己”的教育承诺。
撇开现如今轰轰烈烈、热热闹闹的课程改革之洪流,我们静思怎样的教育是这个“基础工程”所需的构成?反观之,学生需要什么?《意见》提出的基础性课程和拓展性课程双轨并行,并在规范落实基础性前提下,尤为强调拓展性课程的开发、实施和有效保障,向我们阐释了这样的观点:关注和尊重个体差异性发展、彰显全面发展基础上的选择性学习、重视评价对于个体成长的积极作用。这,也许就是学生真是需要的。
那么,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的实践之路:2013学年,我们提出了“学能建设”这一核心思想,将学习的重心从知识的积累向能力的培养转变。“规范夯基,改革求质”双轨并行理念在课堂上得以全面实施。全年段开展的“低段四大规范养成(听讲认真、发言响亮、写字规范、作业整洁)、中段五种能力训练(审题能力、阅读能力、计算能力、合作能力、预习能力)、高段三项自主实践(前置性预习与反馈跟进、单元自我整理与复习、小组互助学习与评价)”学习能力块状分层培养实践,旨在“夯实学能基础”。“课课做到扎实,人人得到收获”的课堂教学规范在所有学科得以严格落实,基于学校“全面质量观”的推出,主副课的界线日益消除,每个学科、每个教师都肩负同样艰巨和重要的教学责任,知识学习不再是唯一的重点。
同时,以五年级段为试点对象,在语数学科开展了“小组合作基点下的导学课堂”构建尝试,以期通过课堂改革来提升教学质量。改革初期,依托“先学——模仿——自修——成态”的四步实践程序,我们的课堂有了一定的发展和变化,但也很快进入了“耗时、难掌控、发展仍不均衡”的瓶颈期。究其原因,小组建设不成熟是最大的祸首。基于此,2014学年,我们果断的在3-5年级有重点地开展“以小组合作学习为载体的导学课堂”序列实践,淡化“学单导学”,狠抓“合作学习”。编写《学习共同体建设指南》,通过“经验学习——尝试操作——主题研讨——自我修正——管理成态”运作流程,强化小组管理建设,夯实学习共同体的基础,并初具成效,逐步走向稳固。
但是,“学习共同体”的建设从某种层面上讲仅是教育建筑的根基所在,在日常的运行中,我们更倡导个性化的学科课堂探索。鼓励教师们立足“学能”建设和培养,开展各学科的教学尝试和探究,走“个性化、特色型、灵动感”的课堂实践之路,打造丰富的“泉润课堂”。已初步形成的课堂探究指向为——《以小组合作学习为载体的阅读课导学实践》、《“生本作文”序列探究》、《数学学力研究的实践与探究》、《基于增值性评价的“动态分层”英语教学探究》、《“1+X”技能教学实践》等,成为我们构建“拓展学力课程”的核心支脉。
如果说上述课程实践隶属于基础性课程范畴的话,那么在拓展性课程方面,我们同样也有着自己的思考和行动。2013学年,本着“大课程观”的理念,我们尝试开展将所有的学生教育教学活动归集为课程的研究,并于2014学年确立了《基于核心价值观下的“少年成长营”的创设研究》,2015年2月被立为浙江省重点规划课题。“少年成长营”的创设是基于“阳光健康,彬彬有礼,落落大方”白小少年这一育人目标而构建的一个虚拟教育空间,但它却有实质性的课程架构做支撑——“叮咚少年”培育课程体系。体系除了包含 “泉润学力建设课程”这一基础性课程外,还包括“泉沁道德培育课程”和“泉漾拓展实践课程”。
“泉沁道德培育课程”以“责任教育”为基点,整合日常行为规范教育和思想品德课程,从“上学啦”开始到“争做四好少年”结束,共分“幸福人生第一课”、“幸福人生第二课”、“幸福人生第三课”三个版本45个教育点,通过“朗朗上口的三字歌、通俗易懂的故事篇、轻松好玩的体验点、自主互动的评价表”来激发、引领学生上好品行建设的“三级课”。“泉漾技能实践课程通过整合已有的各项教育活动,形成体系性的教育课程,主要由“技能实践必修课程”、“校园节周活动课程”、“叮咚社团自选课程”三部分组成。“技能实践必修课程”以“百首经典、一手好字、玩转篮球、吹溜葫芦丝”为目标,将此渗透在日常课程教学中,建立分年级达成标准,逐层锻炼学生的“读写吹打四项能力”。“校园节周活动课程”以“奇思科技节、竞技体育节、馥郁书香节、缤纷艺术节”四大校园节和“ABC英语周、”四大学科周为中轴,将其余节庆活动糅合在一起,融合“民俗、爱国、劳动、探究”校外四大实践基地活动,通过安排特定时段的活动课程实践,给予学生不同的文化、技能体验。“叮咚社团自选课程”设定在每周的某一个时段,开设形式多样、内容各异、分门别类附活动课程,以“自选课程”的存在供学生自由参与,通过建立“达成再选制”,在督促学生投入参与的同时也赋予责任意识的教育。
与此同时,融“过程性评价、表现性评价和发展性评价”为一体的《“叮咚少年”成长手册》也正进入开发阶段。
在此基础上,本着“全纳教育”的理念,我们还重点关注教育的另一个关键场所——家庭,这也是当前教育所不能忽视的重要部分。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层多次强调“家庭、家教、家风”之重要,就是因为多项研究表明,家庭教育水平与孩子的发展水平呈正相关。在具体实践中,如果学校向左、家庭向右,效果是可想而知的。2015年1月我们成立了了舟山市首个“家长指导站”,拟定了“指导站章程”,建立了“家委会”,这仅是迈出了第一步。将来,“泉韵家育助力课程”将作为“少年成长营”建设不可或缺的教育补充。即将开发出台的《努力成为好家长——白小家庭指导站指导用书》融汇新家长指南、家长学校、常规家长会、家育沙龙、家长课堂、家长义工等篇章,将成为连接学校和家庭的桥梁。“家庭教育议事会”将替代“家委会”成为更为规范的家校协作管理机构。
以上就是我校新一轮发展规划中课程改革实施的主体框架:以“全人培养”为核心目标,以“全纳教育”为主体措施,以“大课程观”为主线引领,融“育德、授知、激趣”为一体的基于“叮咚少年培育课程体系”创设的“品行发展”、“知识建构”、“技能实践”三大层面的课程开发和建设。
教育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从起步走向成熟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阶段,但我校以“点滴而执着”的教育文化为指引,稳步走好每一个行程,努力回到义务教育的原点,为社会培养独立特色的人。
2015年7月